梨花醬

我是孙太太你好('▽'〃)


*二貨一枚,灣家人,自帶吐槽系統。
*繁體文居多

*本命孫猴子不解釋。
*興欣真愛粉無誤_(:3」∠)_
*馬爾科隊長的無腦粉。
*松野家長男一輩子的癡漢。


*文章多OOC、OOC、OOC注意
*自創圖文甚多,擅入

 

\天使症/

【轉載】

設定

天使症(Angel Wings)

肩胛骨會先會長出翅膀,接著羽毛會蔓延到全身,患部大多在上半身。
羽毛依據病人的心情會變色,通常是以白色為主。
身體會變得異常虛弱,羽根和身體的神經是連在一起的,因此強行拔掉會感到疼痛。
得病之後不能再吃正常的食物,且不能長期曬到太陽,否則會嘔吐及感到暈眩。
被喜歡的人親吻羽毛會自然掉落,每一片羽毛脫落時都會化成寫著病患內心話的紙條。

當羽毛長滿全身時,就是生命終結之刻。



*


僅記愚蠢的初戀

我深愛著你,卻將我當成替代品。


相遇只如初見。



*



*楔子

 

你听说过,Angel Wings吗?

那是一种非常美丽,却又哀伤的仿佛要使人窒息一般的绝望。

 

那一日,我看见了天使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*01

 

『西历22xx年x月x日,我罹患了天使症………

 

『一开始是没有理由的疲惫,肩胛骨长出了结……不知道从甚么时候开始,我看见了深渊,当想放声尖叫的时候,脖子突然的被看不见的东西扼住。

 

快要窒息一般的无助。』

 

 

*

 

我跟E是在游戏中认识的,一开始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关系,随着认识的时间越长,我们的关系越来越暧昧,渐渐的这样子“朋友”的关系已经不能满足我们了。

 

变得贪心,想将这个人占为己有,想像野兽一样画上地盘将这个人永远困在只有自己能看见的地方。

 

想要……宣示主权。

 

所以那天晚上,E向我告白了。

也是在那天,肩胛骨上沉眠已久的的结炸开了。

 

在那一天,我变成了怪物。

 

 

 

 

*02

 

『西历22xx年x月x日,它长成了翅膀的形状,羽毛开始滋长………

 

『恐惧,无法逃离深渊的注视。无尽的黑暗笼罩着我,无法看见一丝光明,在那个时候,他出现了。

 

他给了我救赎。』

 

 

*

 

我们在游戏中成为了绑定,E也得意洋洋的昭告天下,我是他的。仿佛得到糖一般的小孩子,开心的向所有人炫耀。

 

我则是被那抹甜蜜迷住了双眼。

 

我并没有告诉任何人我的担忧,肩胛骨上的翅膀看起来是那样的孱弱,却又是这样明显的提醒着我异类的身份。

 

一开始的颜色是白色,随着这份甜腻的爱情,变成了淡淡的红色,与这份心情不同的是,伴随着羽毛掉落的这份疼痛,那是一种拉扯神经疼入骨髓的剧痛,像是要把人逼疯。

 

手捏着孩童一般的爱情,然后渴望着救赎。

 

 

 

 

*03

 

『公历22xx年x月xx日,已经无法正常的在阳光下行走了,身体变得孱弱而易碎,只能待在黑暗狭隘的房间内,等待死亡。

 

『没有尽头的折磨,看不见未来的希望,绝望垄罩着我,深渊彷佛在向我招手。它说,只要抛下一切那就什么都没有了。我在渴望解脱。』

 

 

*

世界上没有包得住火的纸,E还是知道了。

当我以怪物一般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,他眼中流露得不是恐惧,而是怜悯与疼爱。

 

那一刻,我才真的觉得我窒息了。

 

他亲吻着我,羽毛慢慢脱落,一张又一张的纸条掉落在床上。

 

"今天被E称赞了好可爱,表面上说着讨厌,心里却止不住得开心。"

"E主动点我抱抱了,好开心。"

"E回家的一件事不是询问朋友,而是来找我,真得好开心。"

"那个女孩是谁?为什么他们看起来这么要好?有点小嫉妒,但是E最喜欢我了对吧?"

"我深爱着你。"

 

 

我深爱着你。

 

 

 

*04

 

『公历22xx年xx月xx日,这是罹患天使症的第五个月,羽毛遍及胸前,已经无法正常进食了,只能靠着点滴维持身体基本机能

 

『这是注视深渊的第五个月,只能待在黑暗中独自呻吟,日复一日的绝望,然后迷失在无止尽的痛苦中。』

 

 

*

 

坏掉了,全部坏掉了。

三百里的距离成为扼杀我的一把利刃,自从那天E离开我之后,病情的加重使我的脾气越来越暴躁,在绝望中挣扎的我渴望着陪伴,可是E无法做到。

 

比起我,他更重视朋友呢。

 

明明知道自己不配拥有爱,却还是抱着那样柔软而美好的幻想,我就这样渐渐的被扼住脖子窒息。

 

E不理我了。

或许是新鲜感过去,对于这样的我感到厌烦了。就算嘴里总是说着放你走,但是身处地狱时仍会渴望温暖。

 

 

E提出了分手。

我的世界崩塌了。

 

 

 

*05

 

『公历22xx年xx月x日,我回应了深渊。』

 

 

*

 

失控的世界,回不到的过去,道德逐渐沦丧的世界。

听说最爱的E有了新的女孩,肯定是比我好上数百倍的好女孩吧。

 

我坐在高楼的边缘,由下往上吹而来的风,刮落了一片一片洁白的羽毛,椎心刺骨的溅不起一丝波澜。终于要结束呢,这样的痛苦。

 

我带着微笑,转头看向那个他。

 

 

 

 

*06

 

「比起痛苦的怀抱着不能说出口的爱意,然后丑陋的死在阴暗的角落,倒不如现在自我了断,更美丽吧。」

 

女人的长发在高楼的风中画出令人心痒的弧度,红唇勾着曾经让男人最着迷的弧度,空中飞舞的洁白羽毛使这副画面显得更不似人间。

只有男人知道,那些羽毛飘落的样子,女人正遭受着怎样的痛苦。

 

他开口,往前走了几步,女人朝着他摇了摇头,红唇六个月以来绽放最真心得笑容。

 

然后一跃而下。

 

 

*

 

男人翻开了日记的最后一页,女人娟秀的字体写着那一句句疯狂的嘲弄,最后他提笔写下。

 

 

『那一日,我看见了天使。』

『…..我将这种病症称呼为,Angel Wings』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

2017-11-15  |   
评论
 

© 梨花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