梨花醬

我是孙太太你好('▽'〃)


*二貨一枚,灣家人,自帶吐槽系統。
*繁體文居多

*本命孫猴子不解釋。
*興欣真愛粉無誤_(:3」∠)_
*馬爾科隊長的無腦粉。
*松野家長男一輩子的癡漢。


*文章多OOC、OOC、OOC注意
*自創圖文甚多,擅入

 

給馬哥生孩子

1.爱到爆炸


"马尔科,我爱你喔。"


金色波萝头的男人一脸头疼的看着捉住他的手的黑发女人,他身旁的伙伴则是愉快的看着一番队的队长的好戏,举杯大笑。


『"来了!小西萝的每日告白!"』

"这是小西萝会被踢到海里去还是绑在柱子上?"

"下注啦下注啦!"


马尔科半阖着的死鱼眼阴沉的看着身边闹事的伙伴,一个一个记下来了,后面他们有苦头吃。他在心里这样想着,最后无奈的看着半跪在他身前,眼睛闪烁着的西萝。


"每天闹这样不会腻吗西萝呦咿~"


黑色长发的女人露出傻气的微笑。


"不会!...

2018-05-27  |   
 

\天使症/

【轉載】

設定

天使症(Angel Wings)

肩胛骨會先會長出翅膀,接著羽毛會蔓延到全身,患部大多在上半身。
羽毛依據病人的心情會變色,通常是以白色為主。
身體會變得異常虛弱,羽根和身體的神經是連在一起的,因此強行拔掉會感到疼痛。
得病之後不能再吃正常的食物,且不能長期曬到太陽,否則會嘔吐及感到暈眩。
被喜歡的人親吻羽毛會自然掉落,每一片羽毛脫落時都會化成寫著病患內心話的紙條。

當羽毛長滿全身時,就是生命終結之刻。


*


僅記愚蠢的初戀

我深愛著你,卻將我當成替代品。


相遇只如初見。


*


*楔子


你听说过,Angel Wings吗...

2017-11-15  |   
 

(ノ>ω<)ノ

如果所有人都墮落的話,那麼道德淪喪就一點也不可怕了。

     _2017.6.20


"吶、我愛你喔。"


眼前的女人精緻的五官被黑色的奇異筆粗暴的塗去,只有那尖銳的戲謔笑聲仍在耳邊清晰的迴響,他看著她,張開的雙手彷彿某種蛾類的翅膀,詭麗的使人暈眩。


啊啊…….騙子。


真的要說,女人就如同絞殺榕一般的存在。


"但是不夠的吧,即使我是這樣深深的愛著你,總有一天這份愛會燃燒殆盡的吧。"


夏日的蟲鳴在耳邊無限被放大,他的眼中只看得見那雙妖豔的紅脣開合。自...

2017-06-20  | 1  |   
 

筆記個

00. 


九重的幽冥之下闪着微弱的光,路边摇曳的彼岸花低声呢喃着,她站在黄泉之中提着一盏招魂灯,等着那个不归人。


"君自花间候,我从幽冥归。"


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白了一头华发,却始终等不到归人。


*


01.(巴陵桃丘)


和煦的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,洒落一片片破碎的光影,微小的灰尘在微光中浮动,落下一曲泛黄的回忆。


一袭粉衣的她拿着小扇子,蹦蹦跳跳的走到了树下,那个身着银甲的小将军倚着树闭着眼睛,睡得香甜。她坐到他身旁...

2017-04-04  | 1  |   
 

[明丐] 故鄉

Lo主良心发糖啦,你们说甜不甜~[/手动再见]


「大漠离这有多远啊?」

「远的我是不是再也看不见你了啊?」


「不怕,师父背着妳走一辈子。」


我有一个师父,是个明教,狐金异色瞳破虏露小腰专业卖肉的那种。

师父他是出了门派来江南游历的,路边看见了我就把我给捡回家了,带在身旁养着。我们本来是四处流浪,以天地为家的,不得不说,我那师父比我还象个乞丐,乞讨技术一流。


直到有一天我病了,病的很严重,师父没说什么就是背着昏昏沉沉的我,找了个不大的宅子养病,然...

2017-01-10  | 3  |   
 

[明毒]錯過一世

寫給親友的麼麼達

別難過啊 快點去把辣隻喵喵撩回家#qGWW


「我喜欢你,特别喜欢。」

「生死蛊给你,什么给你,你喜欢我好不好?」


身着紫衫,身上带着银饰的男人抱着根笛子,满脸笑意的看着眼前的一脸不耐烦的他,嘴里满是说不出的苦涩。

他喜欢他好久啦,他俩是一起长大的,可是那个人总是走在他的前面,他总是不回头看看他等等他,自顾自的向前走,然后把他抛下。


「你们苗疆人都那么烦吗?」黑发男人戴起了兜帽,一个大轻功就走远了。


只留下那个他抿起了唇,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,低低的问着,只有大漠的风声呼啸而过,无人回答……


「你们西域人,都那么无情吗?」...

2017-01-10  | 2  |   
 

00.伶仃

這是一篇寫給lo主自己的文,裡面有些事是lo主親身經歷,有些是lo主大寫的腦洞#q口水


記劍三,記我曾走過得那片江湖。


*

微风清抚过树林,带起一股清香。如火烈般艳红的枫叶嫣然飘落,留下满地哀伤。


「怎么,不邀我同骑吗?」身着明黄色长衫的男人,腰间别着一把重剑,他抬起了清泉一般冷清的双眸,淡然的问道。


坐在毛色漆黑的大马身上,她露出自嘲的笑容,眼神复杂的看着对方,「我若敢邀,你敢上马?」


语落,便是顺手发了一个同骑邀请过去。


他轻抚过重剑,没有特别的意思,他思考时总是会下意识摸着他最重要的伙伴,那边陪着他...

2017-01-09  |     |  #剑三
 

【伞修】 蛾

OOC+私設

不能接受請左鍵[x]


如此病態的傘哥大概也是壞掉了(不


*


"阿修,你是爱我的对吧?"


木橙色发丝的少年穿着简单的浅色衬衫,将手插进了洗到有些泛白的牛仔裤口袋中。脸上是轻松的笑意。


两名少年肩并着肩,漫步在夜晚街道。


叶修不回答,只是贪婪的盯着苏木秋的侧脸,眼神中是浓浓的眷恋。他无比明白等等会发生什么,所以他把握着时间,想将他深深的烙印在眼底。


夜晚的马路什么都没有,残破的街灯垂死的闪烁着幽幽的荧光,巴掌大的飞蛾张开了诡丽而眩目的翅膀,像是行走在沙漠中的旅人渴望...

2016-11-29  | 18 2  |     |  #伞修 #全职
 

【遲來的給自己的生賀】聖我向

【初恋二十题】

出题者:Longing(http://www.plurk.com/Longing)


01 捉迷藏


"小孩儿,俺找到妳了。"大圣站在我面前,阳光被遮住形成了一片阴影。我瞇着眼,看着他。


他说"捉迷藏结束了。"


他眼底的那片灿金、耀眼几乎让我忍不住鼻酸。


我仰着笑,眼中有泪花打转,"结束了、大圣你又找到我了呢!"


02 过度保护


"大圣……我只是去楼下买个零食,你有必要跟着去吗?"


"妳这ㄚ头笨得很,怕是离了老孙...

2016-09-08  | 23  |     |  #大圣归来 #圣我
 

【9915】不负责任的发|春|期

半夜臨時心血來潮的黃桃

渣文筆+爛尾注意


湯不熱


不知道能不能看耶

2016-07-13  | 14 2  |     |  #9915
 

© 梨花醬 | Powered by LOFTER